杨伟光央视岁月:美国新闻上头条 招聘白岩松敬一丹

编辑:凯恩/2018-10-31 20:59

  杨伟光:1993年时,对毛泽东的评价有两个极端,一个是完全肯定,一个是完全否定。我们拍了12集文献片《毛泽东》,开始谁都不敢审,广电总局不审,中宣部也不审。我们就去请薄一波同志看,他看了一集就说,“很好嘛!”播出以后引起很大轰动。

  人物周刊:用“台聘”的方式招了哪些人?

  人物周刊:央视的待遇太好了,很多人都想往里拥。

  杨伟光:据说白岩松原来在《中国广播报》的时候吊儿郎当的,但到我们这里来以后非常敬业。这个反差有意思,从我来说,就是要为这些有才华的人搭建一个能够让他们发挥聪明才智的平台。

  杨伟光:一般睡前看看凤凰卫视的评论。凤凰卫视有两个转折点,一个是英国黛安娜王妃葬礼的全程转播,还有一个是“9·11”。凤凰的宣传口径比较宽,这一点央视短期内难以解决。它的另一优势就是有自己的评论。我当台长时去找中国社科院,想请专家上节目、谈看法,很多人都不敢。后来李铁映同志去当社科院院长,他提出社科院专家要主动担当,发出声音,情况就好多了。

  杨伟光:(笑)当然先要进得了这个楼,才能推得到我办公室的门。比如敬一丹原来是黑龙江电台播音员,到北京读研究生,在《新闻联播》实习。我审片子时她就认识我了。实习结束,她突然跑到我的办公室,说我实习完了,是不是可以留在这里?我看她形象不错,业务也好,就留下了凤凰彩票(fh03.cc)。还有原来长沙市电视台的肖晓琳。她到中国社科院读研究生,实习时就老给我写建议信,临走来找我,我就让她留下来了。她还给我介绍了后来国际频道《中国新闻》的当家播音员徐俐。

  人物周刊:现在退休了,您还在拍片?

  人物周刊:有人说央视的新闻很冰,您有没有兴奋的时候?

  人物周刊:您看不看凤凰卫视的节目?

  杨伟光:当时我是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影视创作小组的组长。当时像《中国命运的决战》、《开国领袖毛泽东》、《长征》、《延安颂》、《日出东方》都掀起了收视高潮。再前面还有《三国演义》,播出时带广告,1集广告费就100多万元,还卖到了香港、台湾地区、日本、美国,成为经典。本来在香港,无线台收视率占80%,亚视台占20%,播《三国演义》时亚视收视率猛涨,有时还超过无线,当年扭亏为盈。

  人物周刊:对中国电视的未来您怎么看?

  当时和BBC谈判,双方都要求以自己为主,最后谈成对等。我们在现场租了500平方米的演播室,请香港设计师设计,从里到外是世界一流的、全新的数字设备。BBC呢,只租了50平方米。看了我们的演播室后,自己撤到别的地方去了。最后世界各国的信号都是我们提供,真是大长志气!把老牌的BBC也比了下去。

  杨伟光:靠收费,但不搞高收费,也可以做一点广告。一个人付一块钱看一部电视剧,100万人就是100万元了。第二步,我们要制作外语节目,让中国电视真正进入国外主流社会。

  人物周刊:为什么《雍正王朝》一开始也不敢播?

  人物周刊:白岩松一直都说他很感激您。

  人物周刊:都用在哪儿了?

  我曾经和评论部的同志说过,记者和主持人应该站在台长的位置上把握导向。领导也不愿意轻易枪毙节目,但可能造成不良影响,就不得不枪毙。从那之后,《焦点访谈》逐渐走上了正轨。

凤凰娱乐(fh03.cc)  编者注:本文原载于《人民日报》海外版2009年7月1日第7版。中央电视台原台长杨伟光于2014年9月20日因病去世,享年79岁。特刊载本文,以表纪念。

  大学毕业那年,他“直接进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,当年最好的新闻单位之一”。听说要调他到中央电视台工作,他吃了一惊,第二天就去堵时任广电部长艾知生的门。部长斩钉截铁:党组已经决定了,不会更改。于是他“空降”央视。

  杨伟光:央视1979年开始做广告,1990年广告费也才1个亿,主要靠国家拨款。1993年,广告部主任找我,说如果敢在《新闻联播》和天气预报之间播广告,企业愿意拿大钱。那时观众对广告还挺反感,但钱对央视来说太重要了,我觉得不妨一试。1994年我们开始做30秒钟,半年后广告延长到1分钟。

  人物周刊:怎么赢利?靠收费还是靠广告?

  “杨伟光,你是大老板了”

  我做了40多盘录像带给中央领导看,谁都没表态。后来急了,就给曾庆红同志(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)打电话,问领导看了没有,怎么说。他说不错。我说1997年元旦播是最好的时机。过了一个多礼拜,他同意元旦播出。当时小平同志在医院里,别人扶他起来看,他笑了笑。2月19日他就去世了。

  杨伟光:《焦点访谈》是新闻改革的试验品。那时丁关根同志(时任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宣部部长)很重视这个栏目,开了一次会,我们定下了几条原则:第一,尊重事实,不要带有个人情感;第二,与人为善,不是为了整人,也不是为了出人家洋相;第三,搞连续报道,有些问题很多地方都有;第四,一个时期内不能过分集中在一个省或—个部门。一个省连播3期,省长受不了;第五,省长、书记都在北京开会的时候,不要指名道姓批评,不然中央领导第二天很可能在会上举这个例子。

  直到现在,老员工仍怀念杨伟光执掌央视的那9年——1991年到1999年。彼时CCTV是中国最具公信力的媒体之一,《焦点访谈》被时任总理朱镕基誉为“群众喉舌、政府镜鉴”,《综艺大观》是亿万观众周末的保留节目,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、《北京人在纽约》等本土电视剧掀起惊人的收视狂潮。

  当时很多“名嘴”都没有编制

  杨伟光着装随意朴素,随身带一把梳子,闲下来就梳几下头发,时刻维持着一丝不苟的面貌。

  消息传到艾知生部长那里去了,而且传错了,说要在《新闻联播》里播广告。艾部长打电话问我,我说是在《新闻联播》后面,只播30秒。部长就没再问什么。第二年,190多个企业要争13个广告标版,我批示“看来还是招标为好”。孔府宴酒成为第一期“标王”,产值从2亿增加到了8亿。

  让中国电视进入国外主流社会

  现在人们仍尊称他为“杨台”。杨伟光很喜欢这个称呼,他说,“杨台”二字,是他一生最为荣耀的概括。

  杨伟光:主要是政治上把握得不够好的。克拉玛依大火后《焦点访谈》做了一期节目,非常感人。我问记者,你这个节目是起火上浇油的作用,还是起灭火的作用?我让他们先压一下。3天之后中宣部就发了通知,要各个媒体不要再炒克拉玛依的事了。

  杨伟光:上世纪90年代中国电视站起来了,自己的节目占领了自己的屏幕,这是第一次飞跃;新一个30年应当是中国电视走向世界的时代。我正在做一个能够覆盖全球的网络电视,可以点播,还可以唱卡拉OK、购物,将来一定会成为主流媒体。我希望依托网络传播中国的声音。初步决定办新闻、电视剧、电影、娱乐、学汉语、中医中药等30个频道。

  人物周刊:拍《邓小平》时他还健在?

  美国新闻上《新闻联播》头条

  人物周刊:成功的关键在哪儿?

  人物周刊:央视的工作人员说,央视是在您手上富起来的。

  人物周刊:什么节目审查时会被枪毙?

  人物周刊:央视以前也没缺过钱吧?

  杨伟光:是啊!邓小平当时还健在,行不行呢?我就让人先去探探风。他们没说可以也没说不可以,不过小平同志身边的人提了几点建议:如果要拍,集数不可以超过《毛泽东》,而且要有一首好主题歌。

  杨伟光:买设备、做节目、买房子、发奖金。每年给广电部打报告,部长一批我们就做了。那几年建设和购买了20多万平方米房子,1996年分了新房子600多套,加上退出来的旧房子一共1000多套。

  人物周刊:外界有些传言说,央视主持人的薪酬比得上明星的收入。

  人物周刊:你们怎么给《焦点访谈》定位?

  香港回归直播难度太大了,是全球多点、多层次传送新闻,比奥运会复杂得多。香港有个演播室,国内8大城市和世界上几个有关国家有信号。这些信号传到北京的总演播室,交叉滚动,连续72小时直播,很多要靠记者发挥。比如彭定康从官邸出来后绕官邸转了3圈,就是不走。我们的记者就说,彭定康转了3圈,但历史是不会倒转的。全世界能做这样复杂的转播的也不多。

  邓小平看《邓小平》,笑了笑

  人物周刊:很多人为您当年拍文献片捏了一把汗。

  人物周刊:您办公室的门这么好推啊?

  (摘编自《南方人物周刊》2009年第22期)

  杨伟光:说白了,一个是要有钱,其次是要有人才。

  杨伟光:新闻需要严谨,似乎不能说冷。但有些新闻事件让人兴奋,比如电视新闻直播上马的时候。1996年全世界有4辆最先进的卫星一体化转播车,可以拍摄、制作、上卫星,有发电机发电,等于一个小电视台。200多万美元一台,我下决心买了两台,1997年香港回归用上了。

  人物周刊:您在任上时拍了不少电视剧。

  杨伟光:这个片子很好看。但大背景是“反腐反贪、抗击洪水”,与1998年的现实有惊人相似的地方,中央领导通过了我才敢播。1999年元旦播的时候,首轮广告就超过了6000多万元,收视率创下了纪录。

  杨伟光:1994年广告突破10个亿,1995年突破20个亿,1997年已经达到45个亿,缴税4个亿,上交广电部等各个部门8个亿,剩下的自己安排。李鹏同志当时说,“杨伟光,你是大老板了。”

  杨伟光:当时是“挑战者”号升空时爆炸,按常规国内新闻才可以做头条。这是有风险的,确实有些提心吊胆。

  杨伟光:中央台用人编制是一个大问题。第—批职工大部分是转业兵、高中生。《东方时空》这样的节目,他们许多人做不了,我们就招人。《东方时空》正式职工只有7个,干活的有100多个,这些人的工资、待遇怎么定?后来决定,把栏目的广告费给他们用。实行了这个制度之后,全国各地的人才都汇集到中央台。

  杨伟光:中央台主持人的薪酬还是按国家干部的序列来走,但是有补贴。一个是化妆费,让他们用好的化妆品;第二个是服装费,他们要出镜,代表国家台形象。

  人物周刊:您刚到央视分管新闻的时候,破天荒地把美国的新闻用作《新闻联播》头条,凤凰彩票(fh03.cc)这在当年很轰动。

  杨伟光:经领导特批,我成立了天地人传媒公司,主要做电视剧。我请宋丹丹来演《家有儿女》,她说杨台我不演电视剧了。她之前的3部电视剧都没打响。我说这个情景喜剧很适合你演。演完之后一放,宋丹丹的地位提高了,又焕发了青春,广告大大增加。

  杨伟光:白岩松原来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,水均益原来是新华社的,都是“台聘”来的。敬一丹、肖晓琳、朱军、王小丫、董倩、王志,都是这样进来的,有不少人还直接找到我,推门进来就要求到中央台工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