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通宵电影 是当年最好的夜生活(组图)

编辑:凯恩/2018-10-22 22:44

  “记得我拍的第一部电影是和韩三平、米家山一起合作的《不沉的地平线》,讲述一个军分区总司令退休后到阿坝地区怀旧,追忆长征岁月,遇到一批美院学生,通过一个现代时空讲述当年的战争情景。后来还准备跟米家山合拍《顽主》,但最终与这部片子失之交臂。”谈及此,张骏颇多感慨。

  成都老电影院

  故事

  4

  母亲回忆,上世纪40年代,成都的电影院格局都差不多,礼堂式的舞台上挂着银幕,观众的座位则大都是翻板木椅,电影结束观众一起身,总会响起一片噼里啪啦的声音。有趣的是,在正片放映之前,竟和现在一样也是要放一些广告短片的,母亲还记得起的是一则某某牌头痛粉的广告,内容是一位上海滩名媛打扮的妖娆女子开始作头痛状,然后服药,随即重新笑靥如花。母亲特别提到,当时的影院经营者还是很有服务精神的,比如在影片结束后,总会在银幕上放出一张幻灯片,上书四个大字“敬请看座”,这是提醒观众离开时别忘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东西。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

  “周末经常约同学看通宵电影”

  张骏出生在成都七校场街的某部队大院,“记得我第一部看的电影叫《草原英雄小姐妹》,讲述两个小女孩为了救公社的羊,一起对抗风暴,最后将公社里的羊都救回来的故事。”当时张骏还在读小学,每次和小伙伴搬着小板凳抢位子的场景,至今仍让他津津乐道。“那时候幕布的正反两面都坐着人,都可以看,只是背面的人物是反的,我们小孩子经常乐呵呵地来回跑。”

  洁尘从小生活在成都铁路局中专的一个家属大院,当时家属区的操场经常会播放坝坝电影。周末的傍晚,各家各户的小孩陆陆续续都搬几个小凳子,手上能拿几个拿几个,还帮着大人占位子。如果去晚了,就只能坐边上。“当时只有四五岁,最早记忆应该是《刘三姐》,里面唱歌的桥段留下很深的印象,还有《地雷战》《地道战》。”

  “我们在银幕两面跑来跑去”

  6

  华西都市报记者杨帆

  洁尘坦陈,从记事起,电影就成为她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。“我现在的写作,电影都是其中很重要的内容。”

  讲述人:张骏“五彩基金”秘书长

  上世纪70年代,几乎不再有国产片,只能看一些朝鲜、越南的电影。张骏第一部真正在电影院看的电影就是朝鲜电影《摘苹果的时候》,“学校组织一起去看,学生票价只要5分钱,成人票8分,都不超过一毛,当时的国外影片只有配音,没有字幕。”

  100年前,成都人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娱乐叫电影,在随后的二三十年时间里,电影院如雨后春笋,蓬勃出现在成都街头,尤其在春熙商圈附近,云集了蓉光、大华、智育、新民、蜀一、国民等多家影院。

  1977年张骏参军,在部队也一直喜欢看电影。退伍后一心想着进电影厂,因为之前有绘画的基础,张骏拿着自己的工笔画去见当时已是电影技术中心主任的韩三平,韩看后非常认可,张骏顺利进入峨影厂任美工。

  见习记者杨强

  至于当时有些什么影片,母亲大都记不太清了,但她回忆说,那会儿成都电影院放的片子很杂,处于无声片和有声片的混搭期,比如,无声片就有国产的武侠片《荒江女侠》,以及风靡全球的卓别林,而有声片最火的应该是好莱坞的大片《出水芙蓉》了。

  讲述人:洁尘作家,影评人

  因此,在旧时的成都,看场电影已经不算是太过稀奇的把戏。当然,像笔者早年过世的外婆那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脚旧式家庭妇女,大凡是不会去凑这种新鲜热闹的,以至于上世纪80年代电视开始走进普通百姓家庭的时候,外婆曾很神秘地指着荧屏中的央视主持人悄悄问过我:“他们就住在里面的呀?”但对于当时正值年少最爱赶时髦的我母亲来说,拉着小伙伴一起去看电影那是相当安逸的事情。

  提到《出水芙蓉》,母亲讲述了一件让她记忆深刻的事情。那是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,恰逢儿童节(当时的儿童节是4月4日),位于现在春熙路的大凤凰娱乐(fh03.cc)华电影院免费请全城小朋友看电影,片子正好就是《出水芙蓉》。有免费电影看,母亲高兴地约上了小伙伴,可没想到的是,闻讯而来的小朋友太多了,大华电影院门口挤得水泄不通,母亲她们两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根本没法挤进去,最终只好悻悻作罢。

  读初中后,洁尘开始跟同学一起看,看电影也成为她大学和中学记忆里很重要的内容。“一有新电影出来,就赶紧约着同学一起去看。”至今洁尘仍然很怀念那些通宵看电影的时光,“周末经常就会约同学一起看通宵电影,可看4部,从头天晚上10点钟开始,第一部看完,中间两部基本是稀里糊涂睡着了,最后一部就醒过来了,认认真真看懂的就是第一部和第四部。5点多散场以后,有时天还没亮,大家一起去吃街边摊上的鬼饮食。”

  成都老电影院

  故事

  见习记者杨强

  讲述人:王浩媒体编辑

  68年前,一场没看成的免费电影

  现任“成都市残疾人福利基金会·五彩基金”秘书长的张骏早年学画,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,他从小就喜欢电影,经常趴门缝、爬窗户看当时只允许成人观看的批判类电影。退伍后,他顺利到峨影厂做美工,并参与《不沉的地平线》《顽主》等电影的筹备和制作。

  《杨门女将》之后,洁尘开始痴迷于影院观影。“基本上80年代的电影,我都看过,都是在电影院看的。电影票也不贵,70年代才几毛钱,80年代也才一两块钱,后来也就高一点,但都不超过十块。”

  坝坝电影都是放映了很久的电影,老片子才会拿到各个单位去,但刚上映很热门的片子,还是要进电影院才能看到。至今,洁尘仍然清晰地记得自己第一次一个人进电影院的场景。当时,成都铁路局有家电影院叫成都铁路局俱乐部。“12岁读初一,当时觉得已经读初中了,应该一个人去看场电影,征求父母同意,放学后一个人就去电影院买票,当时在放《杨门女将》。”

  上初中后,放映影片“转战”到大院礼堂,当时放映凤凰彩票(fh03.cc)不少批判类电影,不让小孩看。可哪里挡得住,窗户、门缝被小脸挤得满满当当,有时候还能趁大人不注意,偷偷溜进去看。“记得有一次放映日本电影《军阀》,大门照例紧闭,我们还是趴在窗户上看,但这部电影比往常的电影时间都长,不少人看到半截,出来上厕所,恰好有个人出来守门的忘关门,趴在门缝看的小孩一窝蜂全都挤进去了。”

  成都老电影院

  5

  故事

  @华 西 都 市 报: 100年前,成都人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有一种娱乐叫电影,在随后的二三十年时间里,电影院如雨后春笋,蓬勃出现在成都街头,尤其在春熙商圈附近,云集了蓉光、大华、智育、新民、蜀 一、国民 等 多 家 影院。坝坝电影都是放映了很久的电影,老片子才会拿到各个单位去,但刚上映很热门的片子,还是要进电影院才能看到。